发达经济体的受访者,为什么不相信“明天会更好”?



  • 新闻来源: 第一财经网 - - 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 阅读次数: 0

    专访爱德曼全球总裁哈林顿。

    每年在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期间,都会如约出炉一份覆盖全球的爱德曼信任度调查报告。

    2020年的这份信任度调查报告却显示,尽管全球经济强劲且就业机会接近充分,然而每个发达市场中的大多数受访者都不相信他们会在五年内过上更好的生活,人们生活在了信任悖论之中。

    这份报告显示,在发达市场中,国民收入不平等已成为更为重要的因素,而人们担心长期以来关于努力工作可以导致向上流动的假设是无效的。

    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独家采访时,爱德曼全球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哈林顿(Matthew Harrington)指出,美国是许多发达市场的典型代表,“这些市场确实存在着这种担忧,并未见淡化,即经济繁荣会不成比例地使高端人群获益更多。”

    发达国家民众的忧虑:工资增速追不上生活费用

    第一财经:你们已经连续20年对经济和信任度问题做调研报告,今年什么内容让你印象最深?

    哈林顿:在我看来,报告中最引人注目的内容,是人们感受之间的差异。即高知人群(informed public)对世界持积极乐观态度,而普通大众的乐观感受则并非如此。因此,即使经济在总体上呈繁荣态势,人们感受之间的巨大差异也令社会前行变得有点困难。(注:“高知人群”指的是年龄在25至64岁间,拥有高等学历,家庭年收入在该国家(地区)该年龄组前25%,有阅读或观看商业媒体或新闻的习惯,并持续关注新闻中的公共政策信息。受访者中,“普通大众”约占84%,“高知人群”约占16%。)

    而且这是全球普遍现象。这种差异,即高知人群和普通大众间的脱节,在发达市场如欧洲大陆、美国和英国表现尤其明显。在发展中市场上,其差异倒不是那么明显。

    第一财经: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哈林顿: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我认为最重要的原因是全球范围内人们不断上升的担忧,我的家庭五年后会像现在这般富裕吗?大部分人的回答是否定的。

    同时,科技对我们生活影响的不确定性也在上升,如自动化会导致人们失业吗?人工智能会代替人类吗?人们是否获得了关于未来工作的合适培训?全世界的人们都感受到了这些压力。此外,人们愈发质疑科技创新,它到底是服务于作为个体的我们还是商业机构?我认为上述的担忧导致了法国的街头抗议和英国公共交通的罢工,抗议者和罢工者并不觉得他们工资的增速能追上不断上升的生活费用。

    美国经济沉疾削弱对未来乐观态度

    第一财经:美国社会的具体情况如何?

    哈林顿:在我看来,美国是发达市场的典型代表。这些市场确实存在着这种担忧,即经济繁荣会不成比例地使高端人群获益更多,而且这种担忧未见淡化。

    我认为其他一些问题同样对美国造成困扰,如教育成本、医疗卫生以及其他一系列挑战。对它们的担忧,严重削弱了人们对未来的乐观态度。

    第一财经:这是一个有意思的现象,2019年美国经济基本面稳健,但为什么人们对自己的未来却信心不足?

    哈林顿:这份调查看似没有反映这种基本面,对吧?这也正是为什么要讨论人们的感受不那么乐观的原因。以美国为例,美国人的平均生活工资多年来停滞不前,这也是企业为什么站出来的原因。如墨西哥快餐连锁公司塔可钟(Taco Bell)就决定,其所有店铺经理的年薪要达到10万美元,这就是该公司的一项重要承诺。我们可以看到,许多公司在审视提升(员工的)生活工资,而不仅仅只是达到最低工资标准就可以,因为后者无法满足一般家庭的生存开支。我想这是我们看到信任缺失后的一种反思行为。

    美国恐无法出台国家层面数据监管

    第一财经:在这次调查中,可以看到受访者中近三分之二认为技术变革的步伐太快。你认为美国的科技巨头要怎么做才能打消人们的疑虑呢?

    哈林顿:在我看来,科技变革一定要透明。如果人们对创新及某种创新产品怀有担忧,生产者应该公开他们的工作。我们的调查显示,大部分的被调查者非常担心科技创新会违背他们的利益。如果某种创新是符合公司利益的,那么人们希望公司采取更加透明的措施,如公司如何处理收集的数据?面部识别单纯只是用于解锁手机吗?如果这些信息是完全透明的话,人们对科技的信心会显著提升。除此之外,人们还有其他担忧,譬如产品运输与交付是否有保障?科技产品的使用是否符合道德准则?因此,道德行为在其组织内部的影响程度,是许多科技公司必须要考虑的问题。在进行开发与编程时,开发者是否遵循了道德框架,消费者是如何使用产品及后者对前者的影响,都是受访者关注的问题。

    第一财经:欧盟已经出台了《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美国会有类似的监管条例吗?

    哈林顿:在美国,国家层面恐怕不会有。你也知道,2020年是选举年,因此要在国会通过一项措施是不太可能的。但在州层面,是有一定进展的。如加利福尼亚正在推行数据保护条例,在某些情况下甚至比《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更具时效性。纽约州也紧随其后,还有许多州都在为此努力。之后,在某个关键点上,我们需要建立一套国家标准。在我看来,新加坡在数据保护方面做得很好,政府与商业伙伴一同建构了一套相当先进的框架,用来制定科技创新的标准,管理数据使用与隐私。


Log in to reply
 

Copyright © 2019 www.wenea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