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能利用率达94% 我们的口罩从哪里来?



  • 新闻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 - 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 阅读次数: 0

    2月6日,海南澄迈欣龙控股公司工人在熔喷无纺布车间裁切生产出的过滤无纺布。蒲晓旭摄(新华社发)

    2月7日,工人在中国石油呼和浩特石化公司聚丙烯无纺布原料生产线上巡视。王 正摄(人民视觉)

    浙江省长兴县的党员和志愿者近日加班帮助企业清点、打包一次性医用口罩。方 敏 吴 拯摄影报道

    哈药制药总厂工人在调试口罩生产设备。哈药集团供图

    制图:陈 露

    “我们每到一个地方首先就是找药店买口罩,想带回去捐给湖北,可是转战8个城市,6个人总共才买了不到200个。”从新西兰旅游回来的小陈对记者说。

    不仅中国一“罩”难求,海外口罩供应也吃紧。作为制造业大国,中国2019年口罩产量超过50亿只,占全球产能一半左右,可口罩依然是稀缺物资。口罩产能能否短期内迅速提升?随着开工复产潮到来,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口罩需求迎来新一波增长。口罩从哪里来?中国企业如何增产扩能保证口罩供应?

    稳供应,行业龙头责无旁贷

    深夜,河南省长垣市丁栾工业区健琪医疗工厂车间灯火通明,口罩机极速运转,从头到脚“全副武装”的工人在生产线前忙碌着。

    河南是医疗耗材生产大省,长垣被誉为“中国医疗耗材之都”,拥有各类卫材企业70多家,全国市场占有率达50%。

    春节前突发的疫情不断蔓延,长垣许多防护物资生产企业放弃休假。健琪医疗负责人说,腊月二十五公司放假,第二天发现疫情紧急,又急召工人回厂投入生产。为保证产品和人员安全,“公司出台新政策,鼓励员工在厂里吃住,还给补助。”

    亿信医疗、亚都医疗、飘安集团等企业,也纷纷进入工人轮班倒、机器不停转、全力促生产的状态。长垣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显示,该市医用外科口罩产量为105万只/天,医用防护口罩3.5万只/天,一次性医用口罩56.2万个/天。

    一边是开足马力的生产线,一边却是飙升的成本。上游供应商停工,物流不畅,口罩生产原材料价格高涨。据当地企业介绍,口罩专用过滤材料熔喷布的市场价格由1.8万元/吨涨到2.9万元/吨,许多厂家生产即亏损。但长垣企业集体表态坚决不涨价。华西卫材公司总经理崔文波告诫经销商:公司不涨价,你们也不能向医院涨价,货必须送到指定授权医院,如有违反,将坚决中止代理权。

    就这样,一只只平价口罩从长垣送往疫情防护一线,送往千家万户。

    作为新冠肺炎疫情重灾区湖北的主要口罩生产商之一,稳健医疗走在了疫情防控的前面。

    “2019年12月20日,改湖北年终高管会议为视频会议;2020年1月10日,动员子公司黄冈稳健员工春节不休假,生产各类口罩;1月20日动员湖北嘉鱼和崇阳两地子公司全力生产防护服、手术衣、酒精片等。”稳健医疗这番操作得到大批网友称赞。

    “历经2003年SARS、2009年H1N1甲型流感等传染疾病,我们对重大疫情非常敏感。1月上旬,发现有病毒感染病例,公司立即作出反应。”稳健医疗集团市场部总监代碧新说,“我们的口罩、防护服、酒精棉片等生产车间,保持24小时机器不停。”

    得益于精准研判和提前部署,从2019年12月20日至2020年1月26日晚,稳健医疗供应了1.09亿只口罩(含N95口罩、外科口罩和护理口罩)和11.47万件防护服。

    相关人士指出,疫情期间,口罩供应不足是多种因素交互作用的结果。中国年产50亿只口罩中有相当一部分是不具备防菌功能的普通纱布口罩、日用防护性口罩和工业防尘口罩。口罩也存在保质期,厂家不敢大量囤货。春节放假停工给恢复生产带来不便,一时难以满足激增的需求。不过,随着生产线调整和口罩生产企业陆续复工,口罩供应紧张的情况正在得到缓解。

    2月13日,国家发改委产业发展司一级巡视员夏农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介绍,2月2日以来,我国口罩产量逐日提升。截至2月11日,全国口罩产能利用率已经达到94%;一线防控急需的医用N95口罩,产能利用率已达到128%。

    扩产能,跨界企业多点开花

    扩产能,不仅口罩生产商在努力,许多其它企业纷纷调整生产线跨界转产。

    2月7日18时,经过34小时飞驰,从广东省广州市一路北上的Z113次旅客列车,行程3500公里,在夜色中停靠在哈尔滨西站,哈药集团制药总厂从东莞购入的N95医用口罩生产线也随车抵达。

    “防护物资供应持续吃紧,我们有条件也有责任出一份力。”哈药集团制药总厂厂长助理白铁忠说。

    N95口罩属于第二类医疗器械生产资质,以前没有口罩生产经验,但哈药制药总厂的厂房、设备符合生产要求。

    1月30日,哈药着手研究口罩等防护物资的生产方案。第二天,方案获得黑龙江省政府支持。哈药制药立即分头行动:设备物资采购组在省政府帮助下从全国各地寻找大型口罩机并采购原料;聘任专家小组指导生产;紧急招募60名具有纺织或口罩生产经验的熟练工人并进行培训;N95口罩生产资质在口罩机运抵前顺利通过审核——设备到位,就立刻投产。

    哈药制药2月8日开始调试生产线进行试生产,11日开始量产。“这是黑龙江首条N95口罩生产线。一条生产线工人三班倒,日产能可达3万只,目前原材料储备可生产60万只N95口罩。”白铁忠说。

    在加紧生产N95口罩的同时,哈药制药新添置的医用防护服生产线也迅速运转,从11日开始,将稳定量产600套。

    “防护物资将主要供应湖北使用,黑龙江疫情防控压力不小,但湖北地区缺口更大,比我们更急需这批物资。”白铁忠表示。

    哈药制药参与口罩生产跨度还不算大,毕竟也属于医疗卫生行业,可中国石化牌、五菱牌、比亚迪牌、OPPO牌、vivo牌的口罩你听过吗?2月6日,上汽通用五菱改建生产线转产口罩,日生产量达170万只。2月10日,石化助力新增口罩日产能13万只,到2月底将增产能至60万只……能源、汽车、智能手机,许多让人意想不到的行业企业纷纷投入这场口罩供应的无声战斗。

    福建莆田制造业发达,却没有口罩生产商。面对复工潮,1月底,莆田工信局联合市鞋业协会、制鞋厂家和纸尿裤生产企业,迅速成立“口罩生产攻坚小组”。两家纸尿裤龙头企业,想方设法采购符合口罩生产标准的无纺布和熔喷布。纸尿裤、制鞋生产线短时间内改建成口罩生产线。小组成立不到10天,莆田口罩日产量就从零增长到上百万只。这不仅让当地企业安心复工,还有相当数量的口罩支援其他地区。

    据了解,一般医用口罩需要用环氧乙烷消毒灭菌,口罩上会有环氧乙烷残留,不但刺激呼吸道,还能致癌,必须通过静置解析释放残留物,达到安全标准后方可上市。也就是说,大年初一加班生产的那批次口罩,可能现在刚刚上市,这是医用口罩供应不足的一个关键因素。

    为缩短生产周期,中国黄金子公司中金辐照正加紧研究钴60辐照灭菌工艺方案。钴60(60Co)射线辐照来可以破坏微生物结构,杀死病毒和细菌,在常温下起到消毒灭菌的作用,整个过程不产生有害物质,灭菌只需1天时间,与环氧乙烷灭菌具有同样效果,这将大大减少静置期导致的供应滞后。

    从东北平原到东海之滨,全国各地、各行各业的企业多点开花,加入口罩生产大军。据不完全统计,到2月底,这些跨界企业每天将带来千万级的产量,极大缓解口罩供应紧张的局面。

    备原料,产业协同共克时艰

    要打赢这场“口罩产能大会战”,不能只靠下游企业“单兵突进”,更需要全产业链“协同作战”。

    熔喷无纺布,是医用口罩的“心脏”。口罩之所以能隔绝病毒,靠的就是这层经过驻极处理的熔喷布。而熔喷布的核心材料,则是从石油提炼出的化工原料——聚丙烯。

    我们不妨勾勒出一个医用口罩产业链条:化工企业→纺织企业→口罩生产企业→消费者。消费者想要买到口罩,需要的是全产业链每个环节都开足马力,剩下的只是时间问题。

    那么上游企业情况如何?先说石油化工企业。中国最大的化工企业是人们熟知的央企“三桶油”。进入2月以来,中国石化已向市场投放聚丙烯等医卫原料1.5万吨,2月份还将继续向各大医卫材料客户保供生产原料约8万吨。同时,中国石化宣布,该公司生产的医疗卫生用物资相关原料一律不涨价。

    据业内人士称,1吨聚丙烯纤维大概可以转化为20万个口罩,而2019年中国用于口罩生产的聚丙烯纤维产量约为95万吨,意味着如果把所有聚丙烯转化为口罩,产量将达千亿只。因此在聚丙烯层面,原料并不短缺,当务之急是保证运输通畅,确保原料按时抵达中下游企业。

    现在,生产的接力棒交到了纺织企业手中。但不巧的是,此次疫情最严重的湖北,恰恰是中国无纺布制造业的中心。业内有句话:“无纺布产业看中国,中国看仙桃。”而湖北仙桃市彭场镇就号称“无纺布之都”。

    疫情必然重创生产,但办法总比困难多。国机集团下属企业恒天嘉华非织造有限公司就位于仙桃,是专门从事无纺布生产的大型企业,同时也是央企中唯一生产口罩的企业。面对疫情,他们克服重重困难,紧急恢复生产。不仅向市场供应上千吨防护用无纺布,还就地转产,直接生产医用防护口罩。恒天嘉华总经理邓连华告诉记者,目前恒天嘉华已经实现了日产70万片的产能,计划到2月底,日产超过100万片。

    与此同时,民营纺织企业也纷纷紧急复工。上市公司欣龙控股是无纺布生产的龙头企业。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欣龙控股紧急要求旗下海南、湖北、湖南基地春节期间不停产,至今24小时运转,以保障对下游口罩生产厂家的原材料供给。据悉,欣龙控股向下游企业供应的无纺布原料,能够用于生产近亿只口罩。

    用生产助力疫情防控,口罩生产的整条产业链都调动起来。2月6日下午,工业品电商品台易派客发布一条《我有熔喷布,谁有口罩机》的寻源消息,不到2天阅读量已超过900万,转发2.6万次,联系人沈先生的电话被热心网友和厂商打到没电……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梳理摸底了上千家生产企业,对300余家重点企业逐一电话联系。“SSS口罩用布,已全员复工,如有需求将全力以赴,绝不涨价!”“驻极母粒现有库存20克,明天开工!”……记者看到,在行业协会搭建的信息交流平台上,大大小小供应商的留言密密麻麻,都想为疫情防控尽一份力。

    疫情防控是一场总体战,“口罩大会战”只是众多局部战役中的一场。随着相关企业逐渐复工,中国制造业大国的优势将逐渐显现。当医护物资源源不断输送到前线,我们离这场战争的胜利就不再遥远。

    责任编辑:刘德宾 SN222


Log in to reply
 

Copyright © 2019 www.wenea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