岛内反“台独”节目遭打压暂停 最后一期都谈论啥



  • 新闻来源: 环球网 - 2019-06-30T12:15:22.000Z - 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 阅读次数: 0

    视频-《夜问打权》最后一期 黄智贤喊话蔡英文:不会停止抨击

    黄智贤主持的政论节目《夜问打权》28日播完最后一期。

    28日晚,岛内知名媒体人黄智贤主持的政论节目《夜问打权》迎来最后一期。在最后一期的节目中,黄智贤与节目嘉宾谈论了“台湾人就是中国人”的话题。黄智贤还喊话蔡英文,《夜问打权》会变成“夜问不会停”、“夜问继续权”,“不是礼拜一到礼拜五,是礼拜一到礼拜七”。

    黄智贤(节目视频截图)

    新党新媒体召集人苏恒在节目中说:网络上最常讲“台湾是自备狗粮的看门狗”,每次看到美国就“卑躬屈膝”,可是现在全世界唯一一个敢跟美国“叫板”的政府就是大陆,只有大陆敢跟他们(美国)直接开呛,“今天我捍卫我们的尊严,我捍卫我们的权利,所以今天美国怎么谈都没关系,大家要谈就谈,要战就战,我们没在怕的。”

    苏恒(节目视频截图)

    苏恒接着说,“如果说今天两岸可以合作在一起,我们是一个国家,我们不就背靠大陆吗?我们看到美国需要卑躬屈膝吗?我们是不是可以有尊严的站在美国人面前,跟他讲我们不需要在依靠着你。所以为什么我们要把自己弄得这么委曲求全。”

    台湾资深人媒体人郑师诚则在节目中表示,岛内政治人物只要提到“中国人”这几个字,就会被攻击“亲中卖台”、“思想里有红色成分”、“一定收了大陆的好处”,他感叹,“我们明明就是一个中国,我们明明就是中国人,但是你就不能讲我是中国人,这是台湾的悲哀。”

    郑师诚(节目视频截图)

    黄智贤在节目中提到,这就是为什么《夜问打权》一定要被砍掉,“因为我们每天都在讲‘我是中国人’”。黄智贤说,“今天(28日)是《夜问打权》被迫中断最后一期”,她向节目观众表达感谢,并呼吁,为了台湾有一个和平的机会,台湾民众要让民进党当局下台。

    黄智贤(节目视频截图)

    节目最后,黄智贤对着镜头正面喊话蔡英文:“《夜问打权》会变成‘夜问不会停’、‘夜问继续权’,蔡英文,不是礼拜一到礼拜五,是礼拜一到礼拜七,再见。”

    27日,岛内传出《夜问打权》因为蔡英文当局施压而即将停播的消息。停播理由有四:主张“一国两制”和平统一;批判蔡英文太凶;揭穿民进党操作“反中”目的;深度分析台当局“国安法”修法背后的“恶法”。

    随后黄智贤接受环球网记者采访证实,“停播”的消息属实,四个停播理由也基本无误。黄智贤说,《夜问打权》每一天都被施压。三次更换频道,从黄金频道被移到比较差的频道,但收视还是很好,然后再被移到更差的频道,但仍有这么大的影响力,让民进党这么痛。

    对于《夜问打权》停播,黄智贤也预告表示,她将在网络上另开新节目,支持和平统一、反对“台独”。她说,《夜问打权》就是因为坚持立场才被叫停,而办新节目证明他们没有办法打倒我,越打我,我就越强大,越受欢迎。我相信很多人会支持我,而且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支持我。支持的人比打击的人多,我们才会赢。

    “我已经预见,但我没想到这么快。”台湾作家、知名政论节目主持人黄智贤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称。

    黄智贤

    6月28日,她在中天电视的政论节目《夜问打权》正式停播。

    “(停播)消息出来后,各方采访,让我几乎每个时间都在讲话,回答问题,我还要最后把两天节目做完,几乎连睡觉时间都没有。”黄智贤说。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夜问打权》是台湾中天电视制作的一档政论谈话性节目,也是台湾政论节目中唯一以公开主张“统一”和反对“台独”为核心的电视政论节目,2016年7月14日起于中天新闻台播出。2017年3月13日起,该节目改于中天娱乐台播出,并改由黄智贤单独主持。

    黄智贤主持的《夜问打权》特点也是敢说真话,敢于戳破民进党“自由、民主”的谎言。最关键的是,该节目引用大量法律和证据来论证台湾就是中国人,台湾就是中国的一部分。

    如此旗帜鲜明的政治主张,让《夜问打权》每期都能戳到民进党当局和“台独”痛处,这也打击到蔡英文当局的“核心价值”。

    近年来,该节目播出一直都在被施压,三次更换频道,未曾想依然保持很高影响力,受到全球华人的关注。

    “让民进党很头痛,只能停我的节目。”黄智贤称。

    她认为,民进党正在台湾制造一种只有“台独”言论自由的舆论环境,任何主张两岸统一的声音均会被打压。事实证明,当前民进党正在急切地用法律手段让台湾进一步“绿化”。

    “我要办新节目证明‘台独’没有办法打倒我。”黄智贤称。

    [对话黄智贤]

    “蔡英文政府并不只是内政上的错误,她在两岸关系上的错误更加严重”

    澎湃新闻:听说《夜问打权》开播以来一直面临压力,请问民进党当局是用什么手段给电视机构施予压力呢?

    黄智贤:《夜问打权》是最悲情的政论节目,开始第一集到现在都面临打压的状况。他们有时通过广告商来给予压力,或者用行政程序,或者NCC(台湾通讯传播委员会)来罚款,如果持续不改善,他们会有权撤掉节目的执照。

    澎湃新闻:如何定义“不改善”呢?

    黄智贤:所谓的不改善,就是他们叫你往东,你却偏偏往西,就叫做不改善。现在他们有太多种方法了,现在台湾媒体也都知道,有时主管机构打一通电话来,可能电视台就害怕了。通常电视台接到来自政治上的压力都会告诉我,而每一天,我都是顶着这样巨大的压力在做节目。我在《夜问打权》之前还有一档节目叫《网络酸辣汤》,也是突然间因政治原因被关掉了。

    澎湃新闻:我们听说,《夜问打权》在中天电视播出过程中,也是多次换频道,请问这影响节目的收视率了吗?

    黄智贤:在不到三年的时间,我们被迫换了三个频道,从最好频道52台,由于是最黄金的频道,收视率很好,突然间马上被换到比较差的频道,没想到在比较差的频道收视率还是很好,不到7个月,我们又被换到更差的频道,即便如此收视率还是经常会排在前面。

    澎湃新闻:你的节目停播后,此事在海峡两岸产生很多影响力,我看台湾媒体和知识界都保持着一种暧昧态度,你对此怎么看呢?

    黄智贤:在台湾除《夜问打权》外,其他支持统一的节目并不容易看到。有的电视台侧重于支持韩国瑜,至于对蔡英文当局的批判,并没有很核心,只是批评蔡英文政府对老百姓如何不好什么的,但对“台独”批判很少。这几年,蔡英文政府并不只是内政上的错误,她在两岸关系上的错误更加严重。

    我们是所有节目里反“台独”最强悍的

    澎湃新闻:你认为台湾知识界和媒体界部分人士的沉默,背后是什么原因呢?难道是对“一国两制”还不理解吗?

    黄智贤:不止是这个原因,而是恐惧。这次《联合报》刊登了节目被迫停播消息后,6月27日蔡英文就写文章否认了,不但否认,还指责记者写假新闻,而且组织“网络水军”攻击记者,要求报社解释为什么做假新闻。这明明不是假新闻,可是台湾其它媒体并不敢大肆讨论此事,只有绿营媒体在操纵议题,声称不是蔡英文在打压,而是别的原因,要么是节目太红了,有人不高兴,要么说节目没人看,没市场,这是“台独”的操作手段。他们用谎言来操作,却不需要提供任何证据,就能达到羞辱我的目的,转移蔡当局打压言论的事实。

    澎湃新闻:这两天,你的兄长黄伟哲(现任民进党籍台南市长)对媒体说你的节目“不可能”被当局打压,你认为他是根据什么情形来讲出这番话的呢?

    黄智贤:我不认为他知情,我认为他是被迫出来讲话,因为每个人都知道他是我哥哥,民进党当局施压停播《夜问打权》这事太难看了,对台湾民主政治是非常丢脸的事。我猜测他们给黄伟哲施压,叫他出来说没有此事,这是非常实用的手法,给外界感觉你哥哥都出来说没有这个事了,但问题是,他出来又代表什么呢?我的节目确实被关了呀。

    澎湃新闻:他们这么做,是否说明此事也让当局和“台独”感受到压力?

    黄智贤:对,他们就是想把此事带往另一个风向。这件事(停播节目)不止在两岸和全球华人都产生了很大影响。民进党之所以赤裸裸的打压,因为我们是所有节目里最强悍的反“台独”的,直攻民进党的核心,让他们在操作意识形态时会有很大的破口。

    澎湃新闻:我们注意到,你的节目内容不只是探讨两岸关系,对国际局势也很关注,为什么如此呢?

    黄智贤:的确,很多人以为我们只是一档每天在喊统一的电视节目,其实不是的,我的节目在关注“和平统一”和“一国两制”议题外,对中美贸易、台日关系都给予了相当大关注。比如谈到中美贸易,台湾一些节目也可能会讲到美国又如何、大陆又如何,好像站在一种看笑话的立场,只有我们的节目才会仔细分析,让观众看完后对大陆经济更有信心。我们的节目有大量证据和资料,太多民进党想要掩盖的新闻,当我们找出新闻真相后,这对民进党就非常痛苦。

    澎湃新闻:我们看到很多大陆网友,希望你能到大陆来制作节目,请问你有此考量吗?

    黄智贤:《夜问打权》在大陆并没有落地,大家看的都只是片断,所以我希望我可以做一个节目,既可以在台湾播出,也可以在大陆播出。如果能有一个节目在大陆播出的话,我非常乐意,也希望有更多朋友支持我。因为“台独”在打击我们,如果“台独”打击我们成功了,那就会鼓励更多“台独”,就会让更多的台湾“统派”灰心丧气。如果是“台独”打击我,却有更多的人支持我们,这就会让“台独”觉得打击我,反而激起更多同情,更多支持,更多力量来反“台独”,如果这样,我们才能得胜。很简单,一个邪恶、错误的事,我们怎么可以让他们赢呢?


Log in to reply
 

Copyright © 2019 www.wenea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