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父身份不再是谜 但孙小果案背后问题或更为严重



  • 新闻来源: 上观 - 2019-05-28T23:35:00.000Z - 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 阅读次数: 0

    摘要:几十个“小官”甚至普通公职人员的相互勾结,就能让一个死刑犯“死里逃生”,背后暴露的问题可能更为严重。

    孙小果的父母到底是何方神圣?在舆论的千呼万唤之下,今天,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终于公布了孙小果案的最新进展,正式澄清了坊间流传的关于孙小果家庭的各种“传奇背景”。根据通报,孙小果的生父陈某为昆明市某单位职工,已于三年前去世,生前与孙小果案无涉。案件办理也取得了阶段性进展——11人被采取留置措施,9人被执行逮捕,另有23人被刑事拘留。

    早在1994年,孙小果就因参与一起轮奸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但他却神奇地“在监外执行”;1998年,一天牢没坐过的孙小果,又因强奸多名女性,其中包括未成年人,并有当众强奸情节,以及犯有故意伤害罪等罪名,被当地法院数罪并罚,终审判处死刑。诡异的是,孙小果不仅没有伏法,反而在狱中成了“发明家”,申请国家专利并获得多次减刑而出狱。而其出狱的具体时间至今仍是个谜团。若按照正常程序,获得减刑的孙小果最快也要在2012年8月才能出狱,但实际上早在2010年,孙小果就已经以“李林宸”的名义在狱外活动,注册多家公司,并成为昆明夜场上尽人皆知的“大李总”。

    死刑犯摇身一变成为夜场黑老大,孙小果案爆出后,瞬间引发舆论哗然。而由于真相的缺位,坊间关于孙小果的家庭背景、生父身份等有太多猜测。这些猜测又让这样一宗本就耸人听闻的案件,变得更加扑朔迷离。由于群情激奋,这一案件几天前还引发了中央督导组的关注,要求将其办成铁案。

    外界对于孙小果案的真相有多渴望?从舆论对一则新闻的大面积误读中,就可略窥一二。昨天中午,多家媒体推送了这样一则报道:近日,云南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将孙某某等9人恶势力犯罪集团涉嫌诈骗、敲诈勒索、寻衅滋事一案移送昆明市盘龙区检察院审查逮捕。该案系中央督导组交办案件,经该院审查后,批准逮捕8人,不批准逮捕1人……“昆明”“孙某某”“中央督导组”,这则通报中巧合地出现多个与“孙小果案”相同的要素,不少媒体条件反射式地以为“孙某某”就是此前报道的“孙小果”。而昆明相关部门随后迅即回应,孙某某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并非孙小果案,只是同姓而已。

    虽然闹出乌龙,但舆论近乎一边倒地误认为孙某某就是孙小果,显然是因为孙小果案太过于怵目惊心,挑战了舆论关于法治、公平正义的普遍认知。而孙小果案所引发的关注,以及孙小果背后是谁的久问无果,也已经让舆论对当地政府部门的公信力产生了不满与不信任。

    云南今天发出的官方通报,对孙小果的主要家庭成员情况,在监狱服刑期间因实用新型专利被认定为重大立功获取减刑情况,以及1994年犯强奸罪未被收监执行情况等,进行了较为详尽的说明,算是回答了舆论的关切,也基本起到了释疑解惑的作用。

    从通报来看,孙小果家庭背景并不如外界所传的那般显赫,主要家庭成员也算不得什么高官显贵。虽然,孙小果案的剧情走向与舆论印象中的“官二代”相去甚远。不过,一个普通的“小官”甚至算不上什么官的普通民警,却依然能够内外勾结,展现出“通天”能量。这就引向了另一个值得追问的话题——几十个“小官”甚至普通公职人员的相互勾结,就能让一个死刑犯“死里逃生”,背后暴露的问题可能更为严重。

    另外,从通报可以看到,孙小果的母亲孙鹤予,身为一名普通民警,曾因包庇孙小果被开除公职并获刑五年。不过,在通报中,对于孙鹤予的用词却是“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已于2019年4月3日被采取留置措施,接受调查”。这间接说明其依然存有公职。有着刑事犯罪前科,却依然是公职人员,这显然也有些吊诡。

    让普通公职人员蝇营狗苟,获得“通天本领”的问题出在哪里,哪些环节存在疏漏,背后还有什么尚需调查、尚未公布的细节?对此,当地有必要进一步梳理舆论的这些追问,并根据调查的进展,适时发布相关信息,进一步为舆论释疑解惑。期待当地通过堵塞各种伤害法治、公平正义的程序漏洞,形成一个杜绝下一个“孙小果”出现的“防护网”。


Log in to reply
 

Copyright © 2019 www.wenead.com